冬至暝前

天の川は彼の中へ流れ落ちるようであった

放課後のあること


丹霞似锦。                        

      又是放学这个时间,随着铃声响彻蜂拥而出的孩子俨然一副解放的模样。 少年少女们些许有些秘密,小心翼翼攀谈.或许牵了谁的手 哪位学长和学姐的罗曼史...春日的和煦不管怎样都令人倍感亲切,花季独有的氤氲瑰红也芳馨四溢.天野雪辉再次检查了课桌,确认没有什么东西遗留后才拉上书包.因为那刻薄老太婆的拖堂,今日他们班也是最后放学.自然,教室里被抑制了整日活力的年轻人,早已纷纷离去.现在教室里 只有他一人.                         

      攲斜的桌椅,随意摆放的水桶.水渍映衬余晖饶有可见之意.扫帚横跨在桌下,黑板上好残留未被擦干净的粉笔灰.依稀可见书写的数学公式. 值日总是那么不负责,当然这便是日常 .踱步上前,扶正课桌.他知道这两位同学总是有活力,虽然一位是男生一位是女生,没有羞涩的意思反而整日打闹不休.反观自己的同桌,中二的侦探,整日不见踪迹.面对若叶同学 ,也就期期艾艾,自己还真是没用。雪辉有些暗自神伤,想要改变些什么但似乎无能为力.想到这儿他兀自坐下调整,力图摆脱这种自卑状态.他可不想带着坏心情回家.念叨着自励的语句恍惚间他瞥见桌角处浅浅的刻字。咦 这不正是那位女生的名字?转身向女生的桌子瞟去,果不其然也镌刻男生的名字.只不过有几道刮痕,似乎有什么深仇大恨,狠狠将名字划断.啊哈哈哈....还真是两位傲娇。 雪辉不禁笑出了声. 平日弱气的连声诺诺竟可以在空旷教室变得爽朗,健气.这令天野同学不由陷入沉思。    
       

      起身继续收拾这战场,这不是职责,雪辉只是有些看不惯. 另外,他在此过程中陆陆续续又发现了许多刻名.甚至直言情话.他又不禁为自己的课桌干净整洁而骄傲.待到工作完毕,红霞更艳丽了. 雪辉直身揉了揉作痛的肩胛.迟钝的神经这才开始考虑要不要也跟上潮流,往自己桌上刻字.他首先想到的是若叶.那位和气温柔的孩子,无论如何都很喜欢哇.蓦然他打消了这个念头.要是被发现该市多可糟糕的事.自己本来就是不起眼的小卒 妄图去沾惹班级的女神,有一种叫做后援团的家伙可不会饶过他.以至被勒索要挟之类的事,是绝对不想碰上的。瞌眸的他脑海中闪过一丝银发. 什么? 卧槽.....天野雪辉的脸立即烧起来,仿佛被阳光炙烤,紧张得喘不过气.那家伙....糟糕。一阵求索后,似乎也有不少女生在桌上刻下了Akise. Aru 啊之类的字符.有甚者直接画上肖像。 作为同桌的他暗自嫉妒起来。 捏紧手中的笔芯,天野雪辉在自己课桌的一隅踯躅. 追念与那家伙的初愈,不过街道两旁相顾无言. 后来真切坐在身旁. 真是意外. 不过....但是....真的是那家伙? 雪辉烦躁的在桌上胡乱涂抹一通.后又心疼起来. 既然如此.....那就。1518.天野同学自作聪明的写上O。R两个字母的排序数字.  他从未这么快的跑过,带着羞赧越过了夕阳.        
            
      少有的傍晚清风拂过无人教室的窗帘.雪辉唯独没有关注过秋濑的课桌,在右上角镌刻的字母.-------Yuki。 

——————————我的妈我竟然还码过或雪....。 发过微博文章 搬到这里算了....。15年写的xxx 自己真可爱。

水の中 Ⅲ


「4」瑞々しい藍
   
     '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方到格瑞回神之时,已是两人依傍而行,于寥寥数人的操场之上徘徊。如何将金拉至此处,被主动邀请时金脸上欲掩还休的欢愉-----'哈哈哈格瑞 有什么事要金大爷我出手帮忙么?我的出场费可是很贵的....'诸如此类的温热的触动,浸入夜晚的静谧之中,伴随着野草的清香和幼树的温馨,仿佛比任何时候都更能使他的灵魂裸露。在对待金的事情上,他没有选择去驯良骨子里天赋的冷漠,却发掘出更多的自我。他被自己所驱动,完完全全动用起意志的力量,将要说出精简而不失力度的誓言,将要用拥抱禊祓手臂内侧的'隐痛',将要献上清浅一吻。胸中惯用的淡泊疏远所化作的冰山与日中正天的灼灼同时主宰着这躯体。格瑞宛如登临冰火两重天,但在这异常的难受背后有着难以言喻的快慰。
    
     围绕着橡胶跑道三圈已过,两个人却还是心照不宣挽着手儿,继续闲庭行步的游戏。一方实实在在的精炼着爱恋的心意,尽享宣泄之前格外奇特的绮思。一方却在摇晃。
 
    作为纯粹念想的金,不能再作为个体而存在了。愿望正在被完成,世界透过他折射弥留之际的幽光。他被呼唤,他被熨烫,他延伸感知尽力去感受身旁实实在在的银发男子的心意。不再是海天一色,不再是诗意,一汪清泉汩汩从格瑞心中流出,竟也能像一双手儿在安抚他。
   
    ' 格瑞应该察觉到了吧。我既是金,也不是金。'
      '让你数次无法说出口,是我做了多余的事。'
      '但你看,你的想象力其实还不错...我还以为格瑞只和石头有缘呢。'
      ' 我喜欢格瑞!请了!请照顾好我。'
     没有惊天动地,没有奏乐的鼓舞。甚至吝啬一场视觉盛宴,魔力构筑的世界归还一切只是如同透过朝露,再瞧见了一次日落日出。银发的男子揣度着时机,却不料想临行前被抢先的一吻。他满腔的赤诚,随他一同直直望着呆在古树下小笨蛋。

     '格瑞...?'  '等等。 这才五分钟 要不要这么灵啊 啊哈哈格瑞 晚上好!'
   
      纵身一跃,将人儿搂入怀中。迅疾扯下少年的短裤,大力揉捏了一把,他想他的嘴角应该是上扬的。
     '金,我喜欢你。是想要如此这般的喜欢。'

———————————終わった
好了只有一个part  懒了 烂尾烂结局 大概就是讲了一个金向古树许愿给了格瑞虚拟世界不知道多少日游的故事xxx 嗯xxx 也不知道自己想要探讨什么xxx  最后让格瑞耍一波流氓xx 哈哈哈
     开头不用说了 不是我写的 是《西洲曲》里极其喜欢的两句! 莲子 =怜子www  写得不好但我写得很开心www
  ここで有難うございました  ハートなんで まあまあ良いわね  お休みなさい  瑞金最高!

水の中 ⅱ

「3」Stagnant Contemplation
 
      '这个乐天的男子,缺乏幻想不幸的天分。他的怯懦,都是由此而产生的。'
  
      即便是在林荫道下,甚至于那黄昏雾霭笼罩的时分,他也能像弥散的气液溶胶一般,将阳光来回散射。他不能表现得像绿色植物一般,进行光合作用制造充足的养料自给自足。造化因自身美的无限,总是竖起无数面会动的镜子。最为生动的镜子莫过于粼粼湖波,任意拨弄光线烘托造化的骄矜。作为'人类'的他本身内部却近乎透明,肌体的每一部分被所遴选的湖波装饰,好令人就算惊鸿一瞥也眩晕。
   
    他曾经在灵魂的深处点起一盏长明灯。白昼的日光充盈他的面庞,在嘴角的弧度上蓄满。黑夜里心中的灯火不减也不增,炯然有神的眸子也跳动火焰。而今他由一滴滴灯油凝聚,却异变成通体坚固又硕大的六方晶体,挥霍自然界光线,却无法再茁长。
    
      于是,解放的爱意又让他忆起他的诞生。
    
    名为金的少年在中学时代许下心愿。校园中上百年的古树满树摇翠。 
      '希望格瑞能向我告白.....格瑞也是喜欢我的吧?我啊 一想到要踏出这一步就害羞的不得了。 不管如何 请显灵吧...'
   所以他被抽出来。那份纯粹的爱意被拉成细丝重新编织成主人的模样,代替主人在虚空之中达成更崇高的爱。过于的纯粹,与其赞颂何其美哉,毋宁给它打上冒牌货和复制品的标签。夏日扑萤逐冷光,仰望星子的情趣不再感染他。明眸之中少年的好奇与稚气,皆为爱人的面庞。
     
      他们都在揽镜自照却又都看不到自己。

   本该羞赧苦恼的人儿模拟着上课的专注。本该专注的人儿却深深思索那片澄澈而又湛蓝的海下翕然掠过的游鱼-----微妙感。格瑞自认只是临时收起了坏心眼,而转移了话题。哪料想被困扰的却成了己身。不过,他会在今晚将小笨蛋拥入怀中。大方而又自信地,让他听听那颗为他震颤的心所发出的铿锵声。





————————————
   哈哈哈开头引自三岛由纪夫的《愛の渇き》不过原文是乐天的女子 我改成了男子(ni gun )依旧垃圾....。但总算更了 大概还有两个part   
     相変わらず、ハートが欲しいわ   ここで感謝いたしました

水の中

水の中
 
   
「1」 濡らされる花

   '不确定性像是蓊蓊郁郁的草木一般萌芽生长以至无法忍耐的地步,他还不知道到底用了什么作为交换,养育出这样的花。他只是一个劲地往银发男子的胸怀中靠近,寻根究底,大抵他也算个寻财觅宝的冒险家了吧?'
        
         '能够搭载他出海,预备着扬帆起航的船只安然无恙,但他是位溺水者。淹没在这些不确定性中,四肢漂浮,脸色却平和。沉沉浮浮,跌跌撞撞,又一次用他那满头的金发百无聊赖地与男子的胸口厮磨。'



     '格瑞!!我给你说sdfkdsjghkdsufhkdsu.....'


     蝉鸣聒噪,仲夏的溽热自早便侵扰人间。阳光千缕却有条不紊公平地分发给大地上的万物。无论是刚冷坚固的楼区建筑,抑或朝气蓬勃你追我赶的学生,都被晕染上暖色调。沐浴于朝阳之下,充溢格瑞视野的是通路中不断跳跃的粒子。他伸手信然扰动那些粒子的运动,也预备着独属于他的第二次日出。对于这样额外的恩赐,格瑞暗自把它也定做为世界不公的一种表现,只不过受益者成为了他。心中是无限的熨慰,手上不禁有了抚弄的动作。紧接着蝉鸣作为和声,入耳的全是金的絮语。

      他的每一个夏季都更接近夏季,其他时令也向夏季靠近。'今世褦襶子,触热到人家。'这句诗词跳入格瑞脑中。再一次端整好那写着大大的7的帽子,格瑞扒开了这位褦襶子紧凑他胸口的脑袋。稍加用力揉捏那嵌着一双睡眼的稚气脸庞,格瑞拉着金向教学区疾步走去。
   
       日日之中皆有黄金之处。不论是占据自己一天之中大部分时间的照顾金毛发小这个心甘情愿的任务,还是被金所渲染的生命的片段,都在竭力鼓动一些格瑞尚未给予分类的情愫茁长。金的嘴角沾了饭粒,金差点又摔倒了,金今天又被罚站了......日常的筹码持续不断并强有力的积累,作为秤砣,压在格瑞心中的天平的一方。但格瑞仍不忘履行他天性中所孕育的职责。即对石头矿物之类严冷的事物奉以崇敬,对人际交往和情感吝啬一看。一把绿色的大刀不止一次在他梦中闪烁荧光。
      
        他还未准备好,未思考好在度量轻重的天平彻底崩塌后用何处安置这些包装也是金色的记录。他不能人造一份无暇的爱意供他的男孩休憩。

「2」 Encroaching tide
    
' 精致的微妙划伤了他。'

如今他就要沿着所谓的缘扩展他的心绪,从而做出一系列计划。他那颗未曾为自幼笼罩四野般的沉默所伤害的心将为比沉默更为精细的物什毫无保留地震颤。因为完整无缺,而有力铿锵。毅然决然,他就要在林荫道处望穿那双微波泛泛的眼。格瑞是如此确信那么多水汇集一窝眼眶中是注定为了去引诱此间的某个人遐思迩想。
    那么多水汇集,天空的蓝倒塌下来。

  所以当他一反常态地任由金挽住手腕,脑海中却满是一望无际的天与海。海天相接之处模糊的白线暧昧羞答,拂面而来和畅的海风捎带甜脆的娇嗔。好像不仅自然在刻意讨好他,身旁的人儿也是。活生生的金发男孩儿化作了诗歌的意象拖拉着他走入更深沉的幻梦,仿佛他一低头,与唇相触的将是整片的海洋。在那左右倒置的钴蓝色水镜之中,映照出的不是纳喀索斯,而是金的面庞。林荫道筛下阳光,温和的光柱每每孕育幻想的新种子。
    '金 。安静下来。我....'
      '啊 格瑞?怎么啦?哈哈哈我知道了 你也想试用凯莉他们在化学社自造的牛奶肥皂么?我也参与了哦 嘿嘿告诉你 我知道主要原理是皂化反应哦。'
  ' 金。我... 想见识一下你鼓捣了一个月的东西。'
       出于课业考虑,他可不能坏心让他的小笨蛋慌忙整顿回应而走神一整天,还是等放学....

       猝然间,精致的微妙划伤了他。








——————————————————
    白嫖了这么久也想产粮...www 啊 可能两天更完也可能继续拖 看心情和xx 做作业的速度吧
  
      “那么多水汇集,天空的蓝倒塌下来”征引自余秀华的诗歌 《那么多水 汇集》也正是因为看到那首诗才想写这篇文的  写得很垃圾 其实全文大概是极其下言情xxx   如果有小红心小蓝手的话会overjoyed.

明霁色

明霁色


沢田纲吉此刻依栏伫立江边.
阵雨过后江水上涨不少,河道并非曲折,其直如矢.江面视野宽阔,一眼便尽览浅山倒映的青葱倩影.这本该裹挟泥淖浑浊的江水此日如此澄澈清明.仅是这微细的异常也如纵横的罅隙在龟裂土地透露出的荒凉一般,在沢田纲吉心中迸出悲怆.而湖光粼粼的媚态却不能将它深刻地映射于纲吉的眼中.

此日的气温非高非低.卡在27摄氏度左右,空气嗫嚅趑趄着少些黏着.朗照是没有的,惠风偶尔拂过脸颊.滨江道路少有行人,一两个慵懒的身影踱着踱着…..

所以,待到沢田纲吉从恍惚之余探出眼时,身前几米处便像是凭空幻化出一位与他身高相仿的年轻人.一丛褐发打理得很好,沢田纲吉不禁抬手抓了抓自己乱蓬蓬的发. 年轻人一身轻装,白衫短裤一个黑书包.总是走走停停时而伫立石栏游目江水.他是否也被今日精妙的异常所打动?倏地纲吉心中泛起觅得知音的喜悦. 靠在石栏上的手已收回,沢田纲吉不假思索便悄然跟上了那位少年.这种想要跟上少年的奇妙的思绪和以往随意行动时为求乐趣的目的迥然不同.以往向四周散布的畏缩的思绪之网,发自纲吉本身.凭借其稚拙的感触在周遭事物漾起的波纹中颤栗.而此刻实实在在驱动纲吉轻轻脚步的,毋宁说是前方少年有些神秘的假想之网与纲吉的相叠加的产物------即所谓两倍的动机.

这使得纲吉回忆起幼时与奈奈一起穿过市集人群的场景.自己幼小的手儿拽紧母亲的大手,而母亲也时不时回头将细微的担忧化成朝他展露的笑颜.母子两人依靠实际的手的羁绊平稳地行走在人流之中.母亲对儿子的引导,与儿子对母亲的依恋这样双倍的动机已然支撑起了纲吉清浅的童年.纲吉暗自把童年的荫蔽也投射到跟踪少年这件事上.并非只有沢田纲吉的脚步,少年的脚步也在以同样的频率共振.他们以江流作为人流的复制品,踽踽独行却容不得一丝与悲凉相关的氛围.

这样的确信越发越在纲吉脑中留下鲜明的印象并传播开来,而前方的少年仿佛受到感染蓦然顿步再次靠上了栏杆并将目光散向江面.脚步节奏猝然的消弭使纲吉羞红了脸,他也顿了顿步子靠上了江栏.但他的目光却只能凝滞在近处的江水.因为阵雨增长了不少力量的江水满腹激情冲撞着堤石,从而溅起的白沫泛着愁苦的脸庞.这一张张惨白的水花的脸在纲吉的注视下奋力夸耀般回归大的水的流动,纲吉掏出口袋中赤色的御守朝栏杆外无力一抛…..

御守鲜明的红色一瞬嵌在白沫之中,绽开了笑靥便东流而去. 更大的喜悦也嵌在纲吉心中浮现出比红色更为鲜艳的光彩.这一刻,他为着赋予了愁苦以嘴角的上扬,为着祝福了少年所远望的江面的臆想而不得不继续跟踪.

近处河流湍急的影像尽管还隐隐残留,但这并不影响踱步而上这种简单的动作.在纲吉奇妙的仪式结束之后,前方的少年却不再挪动一步.侧身以凝视江水的漠然尽数倾倒在沢田纲吉身上.纲吉以近处的堤石般坚实的步伐继续朝着沢田言纲迫近.先前的羞赧的余韵荡然无存,连新波也未能掀起.他只顾以严谨认真的态度对付着这几米之遥.沢田言纲终于发声询问:

“所以…..你 跟踪我是干什么?”

沢田纲吉终于正视那漠然的目光.从这漠然回溯而去却是一双火焰般的眸子.摇曳的火焰…..沢田纲吉觉得自己的这颗从未纤细的过的心明朗透析起来,开始履行一把漏斗的职责过滤起往昔的毒素.无论是诸如妄自菲薄,悲伤等属于自身的黯然.还是被欺凌被羞辱的记忆,统统被剔除只滴下明霁色的灯油注满沢田纲吉这个器皿.沾染了沢田言纲眸中火源焚燎起冲天的火柱由于迫切的寻根念想,迫使这沢田纲吉倏然扑向了沢田言纲. 手足无措的言纲出于不让对方摔倒的礼节,慷慨敞开了怀抱接住了这个“舶来物“.

果然旺盛的燃烧的火焰似乎由于火源的所给予的安慰平静下来,而明霁色的灯油却从沢田纲吉的眼眶夺出.沢田纲吉只顾着留下眼泪,一如他一路跟踪而来那样陶醉.而倍感疑惑的言纲也只好一个劲抱紧着抽噎不止的褐毛少年,捋顺着对方柔顺的褐发.
嗯.手感还不错.

---------------------------------------------------------------------------------------------------------
以至于后来言纲询问着怀中人儿初遇哭泣的原因时,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我被少年的心跳所感动,留下了感激的泪水。”

“什么啊.纲吉你难道不也是个小鬼麽?”

‘ 那换种说法吧…..我为言和我心跳所达到的共鸣….甚为喜悦.”

午後の夢想家

午後の夢想家 (午后的幻想家)

'念彼常磐山,一如岩杜鹃。'

透过窗户,银杏翩然的光影在阒寂的教室之中浮跃。隔绝了风与叶缱绻之声,泽田纲吉困倦地趴伏在桌面上,对那不经允许擅自横冲直撞直逼眼前的丁达尔现象不置一词。无惊讶于粒子在通路之中的恬然静美,占据泽田纲吉脑海的是更为硕大的粒子的组合物---泽田言纲。如同这些未知的粒子一般,猝不及防之余闯入泽田纲吉视野言纲也做着'布朗运动'。

也许他们是便是相遇于横柯荫蔽之处,数数黄金之叶拼凑缝补,裁为合欢扇,煽起两人的情愫。又抑或是驱行海波之上的两艘船上船员,相向而驶之时,惊鸿一瞥中望见岛屿一般望进了对方的双眸。秋风乍起之时黄金之叶纷飞,告白信恰好可以递与,羞赧的亲吻也可以瞬时完成。隔着波光潋滟海水,极为欣喜的一方窜跳招手,体贴的一方抛出的柑橘的下落时长暂且模糊不明。但这两种情况都不能镶嵌入泽田纲吉与泽田言纲之间的罅隙,它们都是不同套的拼图。那更像是一个云翳密布的糟糕天气。凝望着莺灰色的天空,身体变得僵直。身体变得僵直,并不是为着不幸的事物,因幸福兴奋而四肢无法动弹的时候不也是有的吗?僵直的身体仍然奔涌着血液,血液却已经变成喜欢着你的血液。 这些液体流向头部,似乎能替代神经元。这样的相遇,惊鸿一瞥固然有,高远天空也充当了幕布,产出的结果只有自言自语。疑心密语的泄露,转身狼狈地逃离。

泽田纲吉是穿过了一道又一道乃至无尽的门,才抵达此处休憩沉思片刻。出入教室的门现在是锁上的,在纲吉面还遗留着疑难。他对泽田言纲有着怎样的期待呢?他一直以来所做的事情全部与泽田言纲这个概念纠缠,却从未正视泽田言纲的实体。无所为而为之。纲吉曾在十几年来的春天之中如此欣赏樱花,秋日观览红叶。现在也如斯打量着泽田言纲。从这样的不经意间的细腻关注泽田纲吉瞅不见纤细的纹路,却平添了心头的愁绪。这样的审美立场,按理来说应该回报给纲吉美的享受,事实上纲吉所获得的尽是空泛的联想。泽田言纲的确也是并盛中学一位活生生的学生,到底为何他带给纲吉的是比被审美的物体更冷酷的表象。他是多深多深的水潭。
所以纲吉此刻来到了档案室门前,环顾四周,并无来人。他弯曲着脊背,蹑手蹑脚踏入屋内。出乎意料地放置学生个人资料的档案室竟是一尘不染,一排排整齐木架之上归类放好了各色文件袋,像是有人常常收拾整理。纲吉迅疾奔向存放本年级资料的架子,细细翻找那四个早已熟稔的铅字。他想接近再也不是形式化的,抽象的那位少年,而是想要堂堂正正与他簇拥。

'说不定还会想接吻呢。'泽田纲吉龃龉着。

'说不定想要接吻啊'

猝然的回声使纲吉惊醒,沿着资料上瞥过程中一抹褐色挤入视线。那尚未阅读的泽田言纲的档案从手中滑落,出现在他眼前的是活生生的泽田言纲。嘴角戏谑的笑容,那双如燃烧般火焰的眸。言纲也同样拿着一份档案,上面姓名一栏赫然印着泽田纲吉。泽田纲吉再次感受到身体僵直,几分钟前的闲适和偷乐烟消云散。阴暗的档案室,与莺灰色的天幕是近亲。

不等泽田纲吉有所应答,言纲率先开口道: '因为我是档案室的管理员,所以每天下午都会在这里。纲吉,这次不允许你逃跑。纲吉,我喜欢你,请和我接吻吧。'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泽田纲吉扫尽了怯弱和羞赧,却尽力怒斥 '笨...笨蛋言纲!这 这时候不该先提要不要交往么!!!我对言纲.....我对言纲.....'

'纲吉认真的落寞的样子也很可爱。'两位少年的声音微乎在档案室层层的白色卷宗中 .


以吻封缄。午后妄想者的苦恼在此之后还会继续吧?